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學習園地
我國民企債券融資支持機制持續完善
发布时间:2022-03-10 17:11:35      来源:    浏览次数:次

  3月5日,熱騰騰的政府工作報告出爐,用37個字爲今年資本市場發展錨定方向。其中,針對債券市場,相較于去年“加強債券市場建設,更好發揮多層次資本市場作用,拓展市場主體融資渠道”的表述,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精確落筆民企融資,提出“完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機制”。

  多位接受《金融時報》采訪的業內專家表示,今年我國發展面臨的挑戰明顯增多,政府工作報告強調完善民企債券融資支持機制,傳遞了支持民企融資發展的鮮明態度,起到了呵護民企信用債市場的作用,有助于提振市場對民營企業,特別是優質民營企業融資發展的信心。

  同時,專家強調,當前,監管、企業、金融機構等各方對于民企債券融資還處在“磨合”階段,要切實解決民企債券融資難題、建立民企直接融資的長效機制,仍需要政策不斷推動。此外,還應注重債券違約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的紮實推進,通過事前加強評級機構監管、事中加強風險排查監測、事後健全債券違約市場化處置機制,加大債券市場法治供給和執法力度,不斷暢通民企直接融資渠道,增強債券市場助力民企融資、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民企債券融資體系初步搭建

  爲民營企業發展提供融資支持,是我國債券市場長期的發力方向。“目前,包括公司債、短融、可轉債、資産支持證券(ABS)等在內,我國民營企業融資工具種類有數十種,整體較爲豐富。”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院周茂華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據統計,自2018年以來,截至今年2月,民企債券融資産品發行只數達1.69萬只,融資規模約6.5萬億元。

  爲以市場化方式支持民營企業進行債券融資,2018年,人民銀行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明確提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由人民銀行運用再貸款提供部分初始資金,由專業機構進行市場化運作,通過出售信用風險緩釋工具(CRM)、擔保增信等多種方式,重點支持暫時遇到困難,但有市場、有前景、技術有競爭力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隨後,銀行間市場、交易所市場陸續推出相關産品。

  “以CRM中的信用風險緩釋憑證(CRMW)爲例,按Wind數據統計,2018年以來,截至今年3月6日,CRMW累計發行416單。”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對民企信用債而言,CRMW能夠提供增信,一定程度上激活了民企債券融資,但CRMW工具主要針對資質優良的民企,因此,還沒有對資質偏弱的民企發債形成托底。他建議,下一步可以適當放寬融資支持工具對民企資質的限制,在保證民企未來償債能力的前提下,提升債券融資工具對民企融資的撬動作用。

  融資現狀亟待進一步改善

  盡管民營企業發債意願持續增強,發債手段不斷豐富,但當前,我國民企債券融資仍存在不少難題。

  周茂華表示,民企債券融資規模占債券市場總規模仍處于10%以下,特別是近兩年間,受疫情影響,國內經濟增速放緩,疊加短期因素沖擊,部分民企經營壓力加大,發債規模進一步縮減,統計顯示,2021年,民企債券淨融資收縮2362.2億元,發行數量占當年全部債券比重的7.3%。

  “如果去掉金融民企,2021年,非金融民企只有約100家在債券市場進行融資,再剔除房地産企業,就只剩下不到80家民營企業發債融資,債券發行總額爲1460億元,而同期國內債券市場發行總額超過11萬億元。”明明表示,債券融資在民營企業的各種融資方式中占比也較小,主要是因爲目前債券投資人的風險偏好整體較低;且2018年出現的民企債券違約風波對市場的影響依然存在。除非是資質極佳的大型民企,否則發債難度很高。因此,比起債券融資,很多民企更願意選擇股權類融資、銀行貸款等渠道。

  “就債券市場而言,民企融資占比較低,過往民企債券發行主體又以房地産企業爲主,非地産民企債券的比例更低。”中金公司投資銀行部固定收益組負責人、董事總經理慈顔誼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現階段,中國債券市場中,城投、金融機構以及央企等主體依然占據主要市場資源,處于成長期、資産相對輕的民企,很難在當前債券市場中找到較大的融資支持。

  究其原因,明明表示,第一,大多數民營企業位于産業鏈下端,且自身經營和風險控制能力較弱,又疊加疫情影響對上遊原材料價格的擡升,民營企業經營環境加速惡化,其本身就不具有債券發行和保證償還的能力。第二,本身具有債券發行和償還能力的民企也會面臨信息不對稱、投資者風險厭惡等問題。從信用違約數據來看,民營企業違約占比確實遠大于國企,投資者出于風險規避考慮不願投資民企。第三,民企業務模式往往更加新興和多元,而債券投資人偏好更傳統、穩定的業務模式。因此,對于一些新興行業的民企來說,融資方式還需要進一步探索創新。

  在包容性與防風險間找到平衡

  針對上述民企債券融資難的問題,業內人士普遍認爲,既要增強市場包容性,引導投資人和市場機構以市場化理念看待民企債券;也要做好風險防範工作,規範發行人、中介機構等市場主體行爲,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明明表示,金融機構可以適度增強對于民企債券違約的容忍度,避免因爲風險厭惡而對民企債券“一刀切”。

  慈顔誼也表示,從長期市場機制角度來看,要堅定打破剛兌,讓債券市場建立起以企業信用風險爲基礎的投資邏輯,使只有純粹企業信用的民企以合理定價獲得公平的債券資源。在雙創債以及資産證券化領域不斷創新的推動下,民企直接融資比例會有所改善。

  “從民營企業角度看,需要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完善內部治理,提升經營與抗風險能力,規範信息披露等,讓市場更好地進行風險定價;從拓寬民企融資渠道、提升債券市場包容性角度看,需要穩步推進債券市場注冊制改革,降低民企債券融資門檻;從防範化解風險角度出發,應加快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強化投資者保護。”周茂華表示。

  “在解決燃眉之急後,如何讓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微實現長效發展,並不斷提升抗風險能力,是未來工作中的重點。”川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所所長陳雳告訴《金融時報》記者,應打好配套政策“組合拳”,劃重點劃特色,做好産業鏈的資源整合和宏觀調控,讓民營企業實現更好發展。

  來源:金融時報